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奴役我的梦 1-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奴役我的梦 1-2
 第一章:技能戒  「一盏黄黄旧旧的灯,时间在旁闷不吭声。」  听着好多年前的一首歌,黄星站在天台上,回忆着自己的一生。  在国企工作了近二十年,三十八岁的黄星因爲打领导被辞退了。  但他并没有后悔,或许正是因爲自己性格上的一些缺陷,从高中大学一直到婚姻工作都处处失败,因爲从小家庭贫穷导緻的自卑,就算是有机会面对爱情事业的时候,也会退缩。  记得喜欢这首歌的原因,还是因爲暗恋一个从初中到大学的女孩子,但是后来慢慢发现,那个女孩子也不过是爱慕虚荣的绿茶而已,更何况长得不高,也不怎麽漂亮,不知道怎麽鬼迷心窍的喜欢上了她,爱情都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年少的一幕幕在黄星的脑海中来回闪烁,心中越发凄凉,想着曾经失之交臂的好女孩们,现在过得还好麽,是在谁的胯下婉转呻吟?  高楼下车水马龙,夜色中万家灯火,城市繁华,物欲横流,哪裏有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够享受生活之所?黄星苦苦的想着。站在大楼天台边上,不知道的肯定以爲是哪个想不开的要自寻短见,但是黄星是没有勇气自杀的,也就发发感慨,廖廖寂慰。  「该回去了,休息几天还得找工作。」毕竟还得养家糊口,想起自己几岁的儿子,黄星越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正準备往回走,一道黑洞在黄星面前出现,黄星来不及刹车,一下就撞了上去。  「喂!别推我!我艹!」好像撞到了一个人,黄星伸手想去拉,但是因爲自己本来随着惯性在前进,结果就变成了推,然后一起和黑洞消失在了天台上。  第二天,什麽也没有发生,黄星的父母爱人似乎忘记了这个人,似乎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过他……  四周一片漆黑,黄星仓促之间一把抓到了一只手,但是一股巨力在拉扯他们,无奈他只好放手,不过手中似乎从对方手指夺过一个圆形的金属,摸着应该是一个戒指,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灵异事件的黄星,下意识的带在了手上。周围开始变得有顔有色,空间感觉在震动,并且幅度越来越大,脑中仿佛被一块巨石击中,黄星直接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黄星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水稻田裏,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昏迷不醒。黄星不敢过去,站起来看了看四周,觉得环境有点熟悉,好像在哪裏见过。  这时,一道黑洞又出现在了黄星的面前,一跳细长白皙的腿先从黑洞中跨了出来,接着出现了一个女人。  两根黑色的布条吊着白皙的肩膀,沿着白嫩浑圆的胸部盖住了乳头乳晕以及小半个奶球,接着往下在下体处彙合,勉强遮住了女性的重要部位,除此以外,身无他物。黄星看的喉咙发干,他甚至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女人看了看他,又左右看了看,当发现另一个昏迷的男子的时候,脸色一变,直接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昏迷男子的身边。  「我特麽这是眼花了?」黄星揉了揉眼睛,根本不敢相信,刚才是瞬移吧?  女子查看了男子的状态,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在原地来回踱步,嘴唇不停的哆嗦,不知道在说些什麽。  这时候黄星能够细细观察女人,站在女人侧面能够清楚的看到她S 型的优美曲线。大概1 米7 的个头,侧脸能够感觉鼻梁高挺,脸蛋白裏透红,白皙的脖子诱惑着男人们去亲吻,侧乳被黑色布带紧紧勒住,像个椭圆的肉饼好像快要溢出汁水,屁股挺翘,一走一停间能看到臀肉摆出一道道肉浪,但大腿缺结实又光滑,脚丫雪白,黑色的指甲像宝石一样镶嵌在脚趾上,格外引人注目。  「你…你没事吧?」出于关心,也出于对美貌的向往,黄星像女人开口问道。  女人听到声音后停住了脚步,面对他转了过来,一偏头,红宝石勾勒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羊脂白玉般的牙齿,及腰的青丝瀑布一样弥漫开来,倾国倾城。  黄星只觉得女人好看,妩媚,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自己的魂儿都要被勾走了,但是他见过的女人太少了。家境又差,学习又差,让黄星从小就有很深的自卑感,看到漂亮的女孩子都不敢正眼多瞧一眼,所以也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女人到底怎麽个好看。  沈迷于美色的黄星突然发现女人妖精般的容顔近在眼前,伴随着左边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缓缓低下头,看到的是嫩白的手腕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胸口,血顺着T 血衫沿着左手浸透了裤子。  「你…」黄星睁着大大的眼睛,不知道女人爲什麽要杀他,也不知道女人是怎麽做到的。他只知道自己大概要死了,慢慢伸出左手,想要摸一摸面前的女子,这一切来得太快,好像是一场梦境。  手擡到一半,一阵金光闪耀,正是来自于之前戴在手裏的戒指。  「怎麽可能,你怎麽会有技能戒指?」女人满脸的不可思议,隐隐中还透露出一丝害怕。  女人取出了右手,看着手中的心髒,慢慢将它捏碎,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上的血。「咯咯,果然低位面的臭虫连血也是臭的!」黄星能够感觉到女人好像更加的开心,也更加的兴奋。  就算觉醒了金色技能又怎麽样,只要在技能开啓条件满足前杀掉他,一样不足爲惧,女人慢慢的想着。很显然这只臭虫的技能戒指应该来源于小少爷,不过技能戒指可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人取下并更换宿主,难道是因爲穿越位面裂隙的时候出现了什麽意外?女人思索不到答案。她怎麽也想不到,在那个小少爷还在位面裂隙没出来的时候就被人推进去了,然后重新到达了一个新的时间点。在裂隙中,一切能量都会被压制,只有技能戒指能勉强提供不被空间乱流影响的防护,但此时也是完全处在防护状态,如果戒指易主,重新达到稳定空间,宿主就会更换。黄星机缘巧合中拿到了戒指,成爲了戒指的宿主。  女人随着小少爷发现了着陆时间点不对,所以耽误了一会,没想到小少爷已毫无生命气息,顿时大惊失色,只能将眼前的男人杀掉,回去也好有个交代,到没想到歪打正着,黄星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兇手。  黄星手中的金光还没完全消散,更大的金色光辉遍布他的全身。女人感受着眼前男子身上浮现出的气息,想要顶礼膜拜。  黄星慢慢站了起来,满身的血渍,但奇怪的是伤口已经消失,精力和神志也恢複清晰。看着眼前睁大眼睛看着他的美女,一股亲切感由心而生,不自觉让他又伸出手摸了摸女人的小脸蛋。  「你…我…」女人并没有阻止男人抚摸自己脸蛋的手,眉宇间露出挣扎之色,终于眉开眼笑,嘴角又浮现出迷人的微笑,缓缓跪倒在地轻吟:「主人。」  当黄星完成技能觉醒条件后,他瞬间就知道了自己觉醒的技能和使用方法以及关于技能的所有知识。脑海犹如全系投影浮现在眼前的技能画面,黄星慢慢看了起来。  自己手中的是金色技能戒指,必定能觉醒出最稀有的金色技能,不过…自己觉醒的这个技能也真是非常特殊。  「你叫什麽名字?」黄星看着身前跪在地上的美女。  「小少爷以前都叫我风儿,因爲我的技能是速度之星。」风儿擡起头柔媚的看着黄星,轻言轻语。并显现出手中的紫色戒指取下,双手捧起戒指举过头顶,递到黄星的面前。  黄星拿着戒指看了看,随即就浮现出关于紫色戒指的各种技能数据。  和金色技能不同的是,紫色及以下技能只有单个技能,比如风儿的速度之星,只有一个加速的技能,而黄星的金色技能奴役,全名应该叫奴役系技能,除开觉醒技能后能够使用的主技能,还有一系列辅助奴役技能,不过一开始都不能使用。  黄星在戒指和妹纸两者间来回看了看,试探着说:「如果这戒指我不给你,你是不是就像普通人一样了?」  风儿听到以后,脸色瞬间没有了血色,头也不敢擡,颤声说道:「是的,主人。」  其实黄星也只是想试试自己的这个奴役技能是不是真的有效果,现在看到之前想杀自己的美女居然说话都发抖起来,说明技能是有效果的。  黄星又重新注视着全系投影。奴役系,金色技能,开啓条件:将除汗液以外的体液注入高位面生物体内;觉醒技能,奴役(1/2 ):被技能持有者注入体液(汗液除外)的生物,心灵会臣服,但生物个体意识依然存在。  心灵传音,解锁条件:奴役生物数达到2 ,;能够无限距离与已奴役生物进行传声交流,奴役上限+1. 肉体改造:…………  …………  下面倒是还有很多,不过黄星一时间也不太想看,倒是对眼前的美女风儿更感兴趣。  「我说着玩的呢,还给你。」黄星把戒指重新还给了风儿,风儿忐忑的心终于落下,心怀感激的收下了戒指。  「不过你的名字不好听,给你重新取一个吧。」黄星开始行使作爲主人的权利。  「请主人赐名!」风儿双手手背抵头伏地,虔诚之极。  风儿,风儿,不如叫凤儿?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抹倩影,黄星喃喃的说:「以后你就叫云凤吧。」  「谢主人赐名!」从此风儿就叫云凤了。  「起来吧,我还有些问题要问你呢。」黄星毕竟没当过奴隶主,也不是皇帝,还不太习惯对人的不平等对待,刚才只是爲了证实技能的可靠性,达到目的以后,即便是和奴隶说话,也还是想要平等对待。  云凤缓缓站起身来,暴露的衣着又让黄星两眼一瞪,她娇媚的笑了笑,轻扭着身体。将两手背在脑后,毫不在意黄星灼热的目光,大胆的勾引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主人的温顺。  「真是个小妖精!」黄星摸了摸鼻子,还好没出血。想来这就是奴役技能说的保留个体意识,不会扭曲人格,云凤还是云凤,只是多了自己这麽个主人而已。  现在不是时候,黄星收起了欲望:「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麽回事,还有那个男的又是谁?」边说边指着不远处的,现在应该已经是尸体的男人。  用了半个小时的进行交流,黄星也说了自己的经曆,一问一答大概理清了线索。  死去的男子是一个高位面空间的人,是一个豪门世界的小少爷,非常有权势。那个位面空间和黄星所处的空间其实差不多,也是依据科技发展的文明,不过在漫长的发展演变中,出现了技能戒指,能够大大提升单兵作战能力。技能戒指也在演变中发展出了依据技能稀有度的金、紫、蓝、绿、白色的技能,几乎所有技能在能够帮助人们实现一些不可能的同时,也都存在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副作用或者使用限制。  比如黄星的奴役系技能,被称爲理论上最厉害的金色技能,但是所有曾经得到过它的人都选择觉醒金色戒指进行技能覆盖,因爲开啓条件不可能实现。小少爷所在的位面已经是他们科技研究中最高纬度的位面了,而且因爲不同位面发展文明可能不一样,比如以魔法文明所存在的世界,以修真文明所存在的世界,也不可能和他们进行共同研究。所以从出现技能戒指开始,这个奴役系技能只存在于教科书和各种技能档案中,没有过实际拥有者。  至于副作用,比如云凤的紫色技能「速度之星」会让拥有者对异性体液上瘾,每隔一段时间不饮用异性体液,就会像戒毒一样出现戒断反应。  小少爷刚刚成年,从父辈那裏得来了金色技能戒指,本来应该是拿到戒指马上就觉醒技能的,谁知道小少爷哪根筋不对,非要先去低位面,于是被黄星捡了个大便宜。  「那你们爲什麽要来这裏?」说着话,一只手已经保住了云凤,另一只手,在胸前黑色布带上画着圈。  云凤娇羞的看了黄星一眼,大大的眼睛好像要渗出春水。「嗯…因爲各大世家都想得到虹色技能,才让子弟们在低位面进行技能戒指的制造,有一半的橙色以下技能戒指都是在低位面中制造的。」  「虹色技能?制造戒指?虹色技能是什麽?制造戒指又…唔!」还没说完话,云凤双唇已经贴了上来,香舌像一条小蛇在口中乱串。  嘴与嘴间的滋滋声久久不停,黄星觉得口中香津四溢,隔着黑色布条大力揉起了云凤的乳球。  「嗯…主人…好舒服…」连着丝线的双唇缓缓分开,云凤小嘴娇喘,吐气如兰,「主人的口水好好喝,咯咯。」  黄星哪曾见过这样的场面,感觉下体坚硬如铁,就要扒开淫娃胸前的黑色布条一品香乳。  「嘀嘀!」口袋裏的震动声响起,黄星心下蹊跷,感觉从裤兜裏掏出来看,居然是自己二十年前用过的手机!来点还显示着自己多年未见的发小的名字!  不过今天已经发生了够多的不可思议了,当下直接按了接听键放在耳边,还没听清话筒裏传来的声音,另一只耳朵传来湿滑的感觉。原来云凤小嘴贴在黄星的耳边,软软的舌头舔着他的耳朵,两个只手紧紧抱着黄星另一只手臂,乳球紧贴,翘臀高耸,好像等待着另一个男人来采摘她的嫩菊。  「嗯…喂…喂…」黄星忍着这别样的刺激,準备和发小说话。  「咋样,準备好没有啊?明天的同学会就能见到李佳了,是不是激动得都睡不着了?嘿嘿」  李佳?同学会?黄星这才慢慢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和穿着,然后望了望四周。云凤双臂挂在他脖子上,像小狗一样舔着他的脸和颈。  黄星不得不相信自己应该是回到了过去,现在确实激动得睡不着,不过不是因爲绿茶李佳,而是身边这个小妖精。  「啊,哈哈,是啊,啊对了对了,明天我多带一个人去吧,我一个人有点紧张,哈…哈哈…」  小妖精已经慢慢聊起了黄星带血的T 恤,轻舔着他的乳头,边舔边仰着头媚媚得看着黄星,眼角明显带着恶作剧的笑意。  「你带谁啊?」发小刘洋询问。  「带…啊…带我姐,我一个表姐,跑…跑我这裏来玩,哈…哈哈…」黄星感觉自己的舌头有点打结了。  「哦,那明天八点半在楼下我们一起走啊!你今天怎麽感觉说话怪怪的。」  「好…好,没事,在外面散步,有点冷!没事我就先挂了啊。」黄星看着已经脱了他裤子正在埋头吃鸡的云凤,想着,你要是边打电话边被吃鸡,你说话也怪怪的。  挂完电话,双手直接放在了云凤的头上,大力耸动起来。  「让你跟我打电话的时候逗我,让你吃鸡,我让你吃!」黄星爽到已经完全没办法怜香惜玉,只觉得下体的肉棒在一个漩涡中被吸得酸爽无比。  云凤抱着黄星的屁股,把肉棒全根吸入,不时发出「呜呜」声,高速的深入抽插让睾丸不停的打在了云凤的下巴上,阴毛钻进了云凤的鼻孔,让她感觉有点痒,这股痒痒的感觉随着鼻子闻着男人胯下带着尿味的气息,传遍全身,慢慢彙聚在下体的穴口,变成了骚痒,被忽略了的蜜穴已经泛滥成灾,浸透了黑色布条,滴滴答答落在水稻田岸边的泥土中。  黄星迅速将云凤遮盖美丽肉体的布条扯下,边抽插着云凤的口穴,边欣赏她巨大的乳球打在自己的大腿上,啪啪作响,配合着嘴裏咕叽声,不知道的人还以爲在肏穴。  欲望得到些许满足的黄星慢慢放开了按住云凤后脑的双手,云凤终于获得了解放,依然保持着跪姿,双手放在胸前露出的奶球上,头微微仰起,慢慢吐出吃着的肉棒,用舌头从龟头一点点舔到蛋蛋,又从另一边舔回来,骚媚的看着黄星:「主人的鸡巴真好吃。」说着,还用舌尖轻挑马眼,喉咙发出「嗯嗯」的浅浅低吟。  心理征服的快感瞬间让黄星生理快感到达极限,感觉马上就要爆发的黄星,按着云凤的头,一下又插进了她的口中,使劲耸动几下,在云凤的嘴裏喷射了出来。  此时的景象显得淫靡十分,只见一根肉棒直插在光着身子半跪着的美女口中,尽根而没,还能从露出来的肉棒根部看到它仍在不停地抽搐;而一道白色粘稠液体从那双眼迷离、情潮涌动的美女樱唇边流过下巴不断滴在地上,美女喉间仍在不停蠕动,正在努力吞咽着口中的精液。  男人浑身舒爽,下体用力向前顶,而双手把那美女的脸紧紧按在自己的下身,象是要把脉动的肉棒插得更加得深入,又象是防止美女受不住如此的沖击而逃脱似的。  美女就觉小嘴裏的男性排洩器官不停痉挛着,从顶端射出一股浓重的液体射向自己口腔深处,毫不犹豫地把那粘稠的发洩物吞了下去。不过男人发洩起来竟是如此的猛烈,饶是她自己心理有了思想準备,还是不能完全应付过来,立刻有一些白色液体自嘴角流了出去。  在喷射出第一颗炮弹之后,黄星迅速自她口中拨出,并将她的下巴擡起。刚从极度的快感袭击中稍微清醒过来,云凤柔弱地跪在男人身前,用双手捧着那对坚挺的乳房,眯着眼睛,将俏脸仰起,一脸期待的正对着那达到极限的肉棒。  在女奴美丽的睫毛不住颤抖下,一道汹涌澎湃的巨流猛地从男人的马眼中喷射而出,连同后来的几道一起,白浊的精液一股脑地全数沖洒在她妖豔的脸蛋的和被她高高托起的丰满酥胸上,几道洪流顺着她深深的乳沟向她的下身沖刷下去。  睁开美丽的双眸,云凤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一边微笑地看着黄星,一边淫蕩地伸出舌头,把射在红唇的精液全数舔入口中,用纤纤玉指将仍在她脸上、胸前流淌的浓稠阳精撩起,一一放入小嘴中,有滋有味地舔啜着。  「主人的精液味道好浓,以后云奴天天都要喝。」云凤仰头媚笑,脸上还有少许未清理干净的白浊,淫蕩非常。  感觉自己的蛋蛋都要射出去一样,黄星虚弱的坐倒在地,云凤赶忙爬起来扶住黄星。黄星脸色尴尬,本来鸡巴就不大,勃起也就11、12厘米,现在射一炮还站不稳,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小瞧了,随口找了句话:「你这麽熟练,是不是给你小少爷做过很多次了。」  黄星说完就后悔了,自己的快言快语的毛病还是改不掉,正因爲这个原因,以前得罪过不少人。  「云奴以前都是被小少爷逼着做的,哪有像对主人这样全心全意,以后云奴整个身体都是主人的,主人不要嫌弃我!」云凤慌忙解释,小脸哪还有半分妖豔?眼睛大大的望着黄星,水色氤氲,楚楚可怜。  黄星内心一动,将云凤裸身抱在怀裏,歎了歎气:「我没有怪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除了我,谁也不能碰你。」黄星怎麽也活了近四十年,那些话该信,那些话不该信,都有分寸。换做今晚以前,哪裏找得到漂亮得跟狐狸精一样的女人爲了讨你欢心说这些话?他如果能通过技能戒指改变自己,也一定能改变自己周围的人。  云凤听了,安心下来,主人不嫌弃她就好。嘴角又恢複了狐狸精般自信的微笑:「主人现在想要云奴麽?」说着,玉指从自己的蜜穴一直摸到了乳下,攀上乳峰,慢慢揉搓着樱桃一样的红豆,嘴裏又开始低吟。  黄星想起之前查看的技能系裏的两个技能,再加上刚才因爲从未经曆过的刺激已经射得虚脱,忍住直接本垒的打算。  想起了明天的同学会,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是黄星十八岁刚刚高考完不久。黄星站起身来,对着云凤说:「你去找点像样的衣服穿吧,你有钱麽?」兜裏一摸,十八岁的黄星哪会随身钱,尴尬得正不知道说些什麽。云凤娇声道:「主人不用担心,以我的身手还弄不来几件衣服麽?嘻嘻!」  看着恢複了小妖精模样的云凤,黄星知道不用爲她操心了。看了看田间远处的微微灯火,心中激动:二十年前,我回来了!